北京市怀柔区政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怀柔政协
通知公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政协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办公室...
服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争当...
“感言新怀柔”征文启事
关于向政协委员征求对起草编...
走进政协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发展历程
委员名录
历届委员
政协知识
领导信箱
推荐要闻
区政协召开《怀柔百村史话》第...
区领导肖坤、史宗祥到雁栖镇宣...
区政协副主席周东金到龙山街道...
区委常委副区长于海波、区政协...
区政协主席武占刚带队到桥梓镇...
区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视察怀柔...
区政协教育组委员调研我区合作...
政策导读
区委书记齐静在政协第四届委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在怀柔区“五五”普法总结暨“...
在怀柔区2011年教育工作暨 教...
集中精神 扎实工作 全力以赴...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系统 > 理论研究 > 正文
《怀柔区政协志》出版后记
来源:    作者:梁德元    日期:2015-03-09    已经被浏览9370次

    2015年1月8日上午,区政协机关二楼会议室。
    “《政协志》这本书,不容易啊,可以说是用心血写出来的。我们这些老政协,一是要表示感谢,武主席领导你们干了一件很有价值的大事;二是感到很欣慰……”政协老主席刘生元、肖玉和、石伟奎分别发言,话很实在,也很真诚。
    “这本大部头,在怀柔政协史上是开创性的,对全区也很有借鉴和带动作用……修志是为了用志,不能编完就完了……问题和不足肯定有,特别是发现有不准确的地方,要明确专人搜集、记录和整理……”区人大原主任、区志办老领导丁学济,还有这方面的几位专家胡克稳、王凤禄、穆福全,则从全区修志的角度讲了他们的意见。有肯定,有建议,也有希望。
《怀柔区政协志》总结座谈会正在进行,与会者发言十分踊跃。
    对别人来说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会,与会者不多,十七八个人,也没有挂会标。但对这书的编辑者来说,却很是不同。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也像“丑媳妇就要见公婆”。
    参加座谈会的除现任主席武占刚、副主席杨万悦、政协各委室的部分新老主任外,还特别邀请了在政协当过主席的三位老同志,区志办参加该书编审的领导,政协特邀文史界主任。当然,还有该书的副主编、执行主编。
    编辑者汇报了有关的编辑情况,之后与会者特别是老领导们从不同角度发表了各自的意见和看法。最后,领导做了总结性讲话,对如何发挥好志书存史、资政、团结、育人作用也提出了要求。
    至此,对我们这些编辑人员来说,可以说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不管更多的人对这块“石头”的评价是好是坏,总之我们是完成了,可以不再为它费心思了。因为这三年的编辑,虽说不上工作量有多大、身体有多累,但却时常感到棘手、纠结……
    我作为该书的主编,实事求是地讲,贡献不多,徒有虚名。在一些大的思路和关键问题上,主要是武占刚主席和董林副主席等领导的指导和决策;在具体工作上主要是编辑人员特别是执行主编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但自己想,毕竟有这么三年的一个经历,在许多问题上也曾与编辑人员一起动过脑筋。特别是在困惑的时候,得到领导在许多关键问题、重要思路上的指导、点拨。所以还是有必要回顾、小结一下,看看有什么可以在以后类似的工作中继续发扬或注意汲取的东西。这里先写这么几条吧。
    一、 实事求是,尊重历史。
    志书不是文学作品,必须严格以史实为依据来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在实际工作中真正做到却并不容易。比如对以前特别是政协成立之初的各种会议、文件、资料、大事记等,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完整、规范,经常是残缺很多。这种情况下,如何确保重要史实的准确,符合当时实际,又要尽量的完整,就需要我们做出很多努力了。在这方面,我们坚持凡是有可靠史料的,尽量保持原貌,当时是什么情况就记录什么情况。照片限于当时的条件,不清楚就不清楚,绝不用后来的照片来代替。另外,就是一定不能凭想象、凭感觉来“完善”“修订”志书。这方面我们前期也有过教训。比如,历年的政协全会的常委会工作报告,一般都是由政协主席来做。但2002年怀柔撤县设区,政协开过两次全会。其中4月份的全会,大事记中记载的是一位副主席做的报告。我们编辑人员根据自己的感觉认为是史料写错了,就给改成了主席的名字。结果很快就有老领导提出此处与事实不符。经核实,当时那次全会确实是副主席做的报告。这个事例对我们的启发很深,要做到实事求是,真是来不得半点的马虎。另外,对后来犯错误的人,志书怎么记载?有同志提出有的地方不好写,是否就不反映了。对此,我们也坚持实事求是,客观记录。当时参加什么活动了就反映参加什么活动。不能因为某人后来出问题了而改变以前的历史。在编辑上,全书严格按照志书的规范要求,坚持“述而不论”,只叙述事实,不做任何评论。
    二、理清思路,事半功倍。
    怀柔政协1984年成立,经历五届“县”、四届“区”,至今已30多年了。政协志到底应怎么写?怎么谋篇布局?大量的照片怎么取舍?可参考的东西十分有限。为此编辑人员从市政协、外地政协也搜寻了不少资料,但各级、各地政协情况不一,写法各异,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走自己的路。这方面,执行主编徐东升同志做了不少的研究和探讨。拿出的思路、篇目,大家也是基本认可,没费什么大事儿。但在大家都比较重视、也比较敏感的卷首照片部分,却走了不少的弯路。那么多的资料照片怎么摆布?历届的区(县)政协的主席、副主席涉及60多人(次),哪些上哪些不上?虽然包括副主编宋庚龙、机关老干部科长刘云录在内的有关同志煞费苦心,反复寻找,反复完善,仍难以周全、平衡,领导也总不满意。最后,还是武占刚主席提出了一个思路,才使编辑工作“柳暗花明”。武主席提出,按届排。即从第一届开始,每届的主席、副主席(包括不驻会的)、秘书长都上工作照一次,每届照片的张数一样。这个思路一提出,大家一致叫好,老干部们也说“就应该这样”。我们虽然需要重新编排、重新找照片,但很多不好平衡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工作起来很顺。后来实际的执行结果是,除本届因副主席人数较多而略有增加外,其他各届采用的照片数一样,均为8幅。这件事启发我们,工作开始前一定要下功夫理清一个科学、好操作的思路。思路正确可以使复杂问题简单化,可以少干很多冤枉活,少走很多冤枉路。
    三、宁可慢些,也要准些。
    编辑这样一本志书,十分耗时费力,为此我们经常出现早点了结的想法。但在“快点结束”和“确保准确”不能两全的情况下,把那个放在第一位?我们还是按领导要求,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准确”。只要还有没弄准的问题,决不“收工”。这方面的事例太多了。比如,政协党组多数情况是设有书记、副书记的,但早些年资料中也有没副书记的,当时到底设没设副书记?机关党支部和老干部党支部早些年的支委记载也不完全,谁是书记,谁是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各专委会主任,各委室主任、副主任的任职时间有的也记载不详。对这些繁琐的历史问题包括各委室主任在内的编辑人员都是认真调查、反复考证,通过查资料、找当事人核对等多种途径去搞准搞实。有时一个很小的问题要找十几个人,跑上十多天,也不一定有结果。在书稿征求意见过程中,有领导发现有两位副主席的排序前后页码上不一致,怎么回事,究竟哪个准确?由于这也是根据当时史料来的,时间已过去18年,核实起来也比较困难。但我们的编辑人员还是按主席要求宁可慢些,也要搞准,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靠、准确的依据和答案。至于固定用法方面的名称、提法和人名、地名等前后不一致,错别字纠正等问题,其工作量就更大了。而这种工作更需要耐心、细致,并且往往是投入很多,却见不到成果。
    四、用足自身,善借外力。
    政协机关的人对政协工作相对熟悉,但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进行编辑;外面的人可能有水平有精力,但却不熟悉政协业务。对此,我们就从区内有这方面经验和水平的人中选聘了执行主编,在机关主管同志的组织协调下,与机关人员交叉开展工作。执行主编根据有关资料和情况负责拟出初稿,我们负责组织机关各委室主任和有关人员,每人分一到两章的文字,让他们来审核、挑错。待基本成型后再送曾在政协工作过的主席、副主席们审阅、挑毛病,并请区志办的同志来指导、审核。这样反复折腾了好几回合。最后又请外面擅长的同志从文字方面进行了反复的校对、把关。正是这种用足用好内力,同时积极借用外力的工作办法和模式,才保障了这部要求高、工程量大的志书的按时出版。
    至于我们工作中的不足,包括书中存在的各种问题,肯定不少。这方面,自己找往往不如别人找。作为编者,我们将诚恳倾听各方面的批评和意见。一部书的质量如何,归根结底还是要请广大读者去评判,让时间去检验。但愿我们的工作没有让怀柔政协人,特别是老政协、老前辈们失望,没有太严重失实的“硬伤”,没有太大的原则性失误。

上一篇: 规范委员履职服务管理 切实发挥委员主体作用
下一篇: 民政局采取三项措施加快解决家庭养老问题
 北京市怀柔区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