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政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怀柔政协
通知公告
区政协关于向社会各界征集提案...
区政协关于征集闭会期间委员提...
2018年度预算信息公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政协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办公室...
走进政协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发展历程
委员名录
历届委员
政协知识
领导信箱
推荐要闻
教文卫体和文史委员会召开会议...
区政府召开人大代表议案、建议...
政协委员自发组织开展“送温暖...
区政协召开《怀柔百村史话》第...
区领导肖坤、史宗祥到雁栖镇宣...
区政协副主席周东金到龙山街道...
区委常委副区长于海波、区政协...
政策导读
区委书记齐静在政协第四届委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在怀柔区“五五”普法总结暨“...
在怀柔区2011年教育工作暨 教...
集中精神 扎实工作 全力以赴...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系统 > 文史集锦 > 正文
庄户磨石口战事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03-30    已经被浏览9621次

     历史上蒙古人习惯将朵颜卫称之为“兀良哈”。朱棣在发动“靖难之役”时,得到朵颜三卫的支持,夺取了大宁卫(今赤峰宁城县),并向朵颜借得3000骑兵,作为“靖难军”精锐,南下金陵。朱棣得手后把大宁卫封给了朵颜,以示答谢。同时,划定区域开市贸易,或予抚赏。京北边境一时安宁。

    几十年后,到了正统时期,明朝边防极度松弛。蒙古三卫兵马全面向南推进,年年到长城边外驻牧乞赏。从嘉靖九年开始,历年春秋两季在渤海所关外,已接受抚赏多年的朵颜各部,因增赏要求不能被满足,阳奉阴违,向导瓦剌、鞑靼大举进犯,直接破关抢掠。
    明代史料载,嘉靖十一年“九月以来,渤海所、大水峪关等处,时有零虏窥视或伺入犯”,开始“虏骑未敢深入”。朵颜兵马每次破关袭扰,多在十五前后月明之时。或夜昏潜入或大股夺关,不管掳掠得手与否,佛晓必出。十月以后,“虏骑”闯入磨石口抄掠的数次日益频繁。
    据《明史》等文献载,这一时期活动在渤海所关外的蒙古部落,是朵颜部野达通汉老究一支,“野达通汉老究”在明代文牍中,被简称为“通汉”或“野达”,其部有三千多人,加上随征妻奴约有万余之众。野达的主要战术是在水草丰茂的山谷,立帐设栅,然后化整为零,分成多支轻骑,沿古北口一线,自东向西对各个关口进行试探性攻击。最初,野达部在磨石口一带的行动,只是频频袭扰,未敢深入逗留,史书有证:“狤虏每次多不过十几骑,少仅五七骑,速入急出”。
    这年十月十六日后夜,野达一部十几骑,又一次突然闯入磨石口,驻渤海城千总谷寿早有防备,按部就班指挥官军围而袭之。“刻间,虏不敌,窜出口外,凌晨,谷寿率军出塞追剿”。
    其实蒙古军近来进行的反复袭扰,是个“疲敌之计”,故意向明军示弱。谷寿果然中招,他近日常言,“腥膻零虏,实不足惧,果再入塞,必剁而烹之”。这次他见野达人马仍是不多,且天色渐明,立即率守兵百余人出塞追击。同时发出报马,知会擦石口百总郭祥,令其领兵出关,协同进击。明军人马从磨石、擦石两口出关,在“水可”(今名,臭水坑)汇合后,向东进入神堂河谷,寻迹推进。
    谷寿、郭祥军追至黑龙潭附近时,天已大亮,而“虏迹失踪”。谷寿兵马稍稍停顿,准备勒马回营。倏然,只听胡哨四起,弓弦嘭嘭,箭矢嗖嗖,明卒纷纷倒地,血染河滩。转瞬间,蒙军大拨人马从两岸岩壁之后,挥舞弯刀,呐喊杀出。谷寿、郭祥两部150人马,除20人被俘外,其余全都战死。更不幸的是,就在郭祥接到命令率兵出擦石口不久,野达部埋伏在关口之外的另一拨人马,兵不血刃进入了擦石口,攻入城堡后,将堡内的兵器旗鼓、战甲棉装、营灯水袋等物资洗劫个磬净。牵出马厩驴棚的牲口,从容地将所掠之物捆扎上驮,鼓唇吹哨,出关而去。
    鉴于黄花、渤海所一带关防松弛,屡遭狡虏践踏,嘉靖十二年初,皇帝朱厚熜下令,“严查失守之责,深谋远安之策,速报以闻”。皇帝训诫了镇、抚等官,并将弹劾袁继勋的奏章朱批至都察院,锦衣卫逮问袁继勋,以渎职失守论罪。
 
上一篇: 重温历史继承传统
下一篇: 等 风 来
 北京市怀柔区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