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政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怀柔政协
通知公告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政协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办公室...
服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争当...
“感言新怀柔”征文启事
关于向政协委员征求对起草编...
走进政协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发展历程
委员名录
历届委员
政协知识
领导信箱
推荐要闻
区政协召开《怀柔百村史话》第...
区领导肖坤、史宗祥到雁栖镇宣...
区政协副主席周东金到龙山街道...
区委常委副区长于海波、区政协...
区政协主席武占刚带队到桥梓镇...
区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视察怀柔...
区政协教育组委员调研我区合作...
政策导读
区委书记齐静在政协第四届委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在怀柔区“五五”普法总结暨“...
在怀柔区2011年教育工作暨 教...
集中精神 扎实工作 全力以赴...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系统 > 百村史话 > 正文
范 各 庄
来源:    作者:王淑玲    日期:2014-03-28    已经被浏览7589次

 范各庄村位于怀柔城区以北6公里,西邻范崎路,北依燕山山脉,南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里盛产玉米、高粱、小麦、谷子、白薯、芋头、花生、芝麻等农作物。据说,范各庄源自一户范姓人家首先来此落户,后来相继迁来了杜、白两家。多少年后,该村发展到几百户了,如今,杜、白、周等姓氏族人占了大多数,而最早的范姓反到没人了。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解放前,范各庄的地主、富农占了两千多亩好地。村里最大的地主杜宏贵就占了12顷地,周围8个村还有他家许多地,他家雇着40多个长工。杜宏贵的儿子杜品之从北京政法大学毕业后,当上了怀柔县参议,杜宏贵的大孙子杜宗卅后来当上了伪大队长,并纠集了当地的地痞流氓组织了地主武装——伙会。他家上结官府衙门,下聚地痞流氓,势力越来越大,是范各庄村一带反动势力的核心,在乡里横行霸道。
    当时全村600多口人,其中100多劳动力为地主扛活。村里一半以上的人整年过着糠菜半年粮的日子,豆腐渣、榆树叶、杏叶及各种野菜成了村民的主食。就这样,仍有很多人生活无着落,有的只好外出逃荒要饭。白俊宽的母亲讨饭21年, 直到80多岁了还在讨,后来眼睛瞎了,讨饭路上失足落进井里被淹死。
    穷人租种地主的土地,需提前交一年的租子,以后不管收成好坏地租一点不能减。佃户为了交租子还债就得拼死拼活地干。土粪把地养肥了,庄稼长好了,地主就把地收回。增加租子再租给别人。张永丰12岁就给地主当小伙计,长得又小又瘦,干活却不少。担水喂猪推磨什么都干,一年到头不得温饱,想回家看看妈妈都不许。有一次小永丰实在忍不住了,就从狗洞往外钻,恰巧被地主看见了。狠心的地主抓住永丰露在外面的腿,使劲往外拉,使孩子进退不得疼得大哭。贫农白占给地主扛了20多年的活,起早贪黑,拼死拼活地干,仍旧住在一间年久失修的破房子里。他想修一下房子,但穷人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修房?他想到杜家借点儿麦子,结果不但没借成,反而被打了出来。万般无奈,白占壮着胆子到杜家院子里收了半篓麦子,哪知刚走到门口就被发现了,杜宏贵上去就将白占踢了个四脚朝天。瘦弱的白占哪经得住这一脚,顿时就断气了。杜家见出了人命,就用20吊银子买通了一个姓魏的狗腿子,把白占的尸体吊了起来,硬说他是上吊自杀的。白占的死激起了公愤,在大家的帮助下,白占家人到县衙告状,但因杜家事先行贿,白占的一条命就白搭了。
    1933年农历四月二十八,日本鬼子开进范各庄村,住进北大庙。日寇拆民房修炮楼,汉奸警备队为虎作伥,大肆搜刮民财;白明钧家一年才攒下的几斤小米、白甫家仅有的一只公鸡都被掠走。
    鬼子抓村民当劳工,许多人被运到西包头,有的甚至被运到日本受奴役。王守信的父亲被迫赶车到口外运兵一个月,脚烂得直流脓,一跛一拐走不动路,鬼子强迫他快跑,最后被活活折磨死。
    面对日寇的残暴奴役,范各庄人进行了不屈不饶的顽强抗争。周朝熙从劳工营中逃走,不幸被鬼子抓住,被打得死去活来,可他宁死不屈,最后,终于冲出牢笼,逃了出去。
    1938年,八路军来到怀柔县,在党的领导下,范各庄村民开始了有组织的群众斗争。当时,怀柔县成立了抗日政权和县大队,范各庄一带的老六区也成立了游击队(队部设在下辛庄村北山里),逐步开辟抗日根据地。范各庄距铁路和县城较近,是鬼子的重要据点。县大队和区小队多次摸进村来开展工作,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组织抗日武装。村民白明银、张立森、张德茂等人响应党的号召,参加了抗日武装。
    游击队在人民群众的配合下,在范各庄一带开展了铲除汉奸的武装斗争。一天夜里,游击队悄悄摸进村,在村东北塔院里埋下地雷,第二天一下子炸死了4个日本兵,铁杆汉奸李西同、周邦充、周邦振等人,也都先后被游击队处决。
    1941年和1942年,日寇推行强化治安,在范各庄村实行保甲制度,把全村编成了4个保,通过保甲长,将村民层层管制起来。为了切断北面山沟里的八路军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联系,日寇抓了大批民工,在村北挖治安沟,在路口修炮楼。当时村子里的青壮劳动力甚至六七十岁的老人,几乎都被抓去当劳工,在鞭子底下饿着肚子干活。那宽一丈五、深数米的治安沟,不知吸干了多少人的血汗。
    为了维护血腥统治,鬼子强迫青壮年夜晚充当“活电线”传递情报,并强迫人们“背十条”,以瓦解人民的斗志。然而,高压下的人民的斗志反而更加昂扬。在挖治安沟时,人们轮流放哨歇工。对“背十条”,人们坚决抵制;鬼子当众要白增老汉背十条,他不背,被打倒在地,还让他手指尖脚尖着地,鬼子站在他身上乱踏。
    1943年冬的一个晚上,15名游击队员,带着7只枪、3颗手榴弹和几把镰刀、几根木棍,在张立霖的率领下,由村民吴松生带路,直奔怀柔县城。他们闯进车站,打死了31个铁路伪警察,缴获了4杆枪。另外几个人朝东站北侧扔出两颗手榴弹,并大声喊:“北边有八路!”当时车站的鬼子、汉奸都在喝酒、打牌,毫无戒备。被吓坏了的敌人匆匆向北扑去,这下正中了游击队的调虎离山计,游击队员点起一把火,瞬间烧毁了车站。游击队员扛着缴获的三八式步枪等,迅速撤出了车站。这次战斗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大大鼓舞了人民的抗日斗志。村民们积极支援前线,做军鞋,筹军粮,穿过炮楼,越过治安沟,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些物资送到抗日前线。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了,可人们并没有过上太平日子,国民党反动派继续黑暗统治。日寇的保安队被国民党改编为警备队,仍然盘踞在怀柔境内。他们在范各庄设了据点,在村西北、西南角修炮楼,还挖了许多壕沟。范各庄恶霸地主杜宗卅,摇身一变成为范各庄的伪大队长。他纠集了当地的地主豪绅、地痞流氓朱太、张月、卢子九、张德金、杜宗九、杜宗贤等,重新收拾起自卫团的旧摊子,组织起反动地主武装——伙会。
    伙会和警备队相互勾结,胡作非为,他们强迫村民加入伙会,但群众予以坚决抵制。气急败坏的敌人使用强迫手段,迫使范各庄80%的村民加入伙会。伙会还到各家搜粮食,抢东西,以捐会款的名义搜刮民财,使村民们无法安生。
    觉悟的范各庄群众与伙会进行了坚决斗争。村里部分村民到北山参加了解放军,留在村里的人破坏道路,抗拒捐税,将粮、物送到北山,为区小队站岗放哨,通风报信。
    1946年1月,区武装工作队在肖区长的率领下来到范各庄,将那些苦大仇深的穷哥儿们串联在一起,成立了范各庄第一个雇农组织——工会。工会领导村民,发动了增加工值、减租减息的斗争。肖区长亲自部署,确定了范各庄杜宗卅等地主为主要斗争对象。迫于群众压力,这些地主只得答应增加工值,减租减息。人们背着得来的粮食,心里说不出的喜悦。
    然而,反动地主不甘心失败。杜宗卅偷偷跑到县城,引来了国民党匪军。这年农历六月初三,天刚亮,县伪警备队伙同伙会包围了范各庄。他们砸门破户,抓了农会干部和会员。农会主任张德良被杜宗卅等人押到范各庄村北小学校操场上,刽子手陈亭吼叫着:“穷光蛋们,这次我给你送粮送布来了!”将张德良推到前台,将其枪杀。
    1946年阴历十月二十,区小队打下了范各庄据点,烧毁了炮楼,伪警备队被打得落花流水,纷纷逃往县城,范各庄村民无不拍手称快。在区长马国良的带领下,村里组织起了贫雇农自己的组织——农会。
    反动地主偷偷把粮食埋起来,企图来对抗斗争的人们。对此,农会决定掀起“吃会运动”。群众很快发动和组织起来了,参加吃会的近二百多人。他们冲进地主的大院,打开粮仓挖出了埋藏的粮食,杀猪捞饭。地主们躲在屋里不敢露面,灰溜溜地叹气。
    躲在城里的地主豪绅重又纠集起反动武装伙会,对范各庄进行了偷袭,进村烧杀抢掠。大地主杜宗卅咬牙切齿地叫道:“叫你们吃!叫你们吃!烧!都烧光!”他们不断来村里洗劫,使村民们无法安生。
    针对这种局面,马区长向农会干部张永丰、周朝熙等人做了具体指示,让他们有意识地组织群众向北撤。当时人们的行动并不统一;有钱人家一般向南面的县城跑,只有贫农才向北跑。
    地主豪绅们积聚起反动力量,更加疯狂地向群众反扑。为了集聚力量,在区小队掩护下,范各庄40多户人家100多口人转移到30里外的石片村。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人们用树枝搭起窝棚住,用野菜、树皮、树叶充饥。深秋阴雨连绵不断,严冬寒风刺骨,但人们坚强地挺了过去。
    村民躲进了山里,昔日的家园荒草满院,房倒墙坍,国民党匪军和伙会到处烧杀抢掠。一天,敌人抓到了贫农周朝宗,施以严刑,向其追问干部和群众的下落。周朝宗坚贞不屈,被惨无人道的保长周德全等人用炉通条活活打死。
    1947年,张永丰、钟立和领导贫苦群众建立了贫农会,又根据区委指示,在村里建立起民兵组织。7月麦收时节,农会决定组织农民分地主的青苗和财产。躲在县城的地主听到这个消息,气急败坏,杜宗卅捎来威胁信说:“你们分吧,抢吧,有一天我回来再和你们算账!”但是群众并没有被吓倒,在民兵和区小队掩护下,全村人积极行动起来,树里设立了消息树,孩子们站岗放哨。白天伙会来了人们就躲起来,晚上伙会走了,人们抓紧抢收。
    1947年11月,《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了,人们开展了新的斗争。伙会又组织了摸瞎队前来行凶。1948年元旦,区小队员杜宗富在山上放哨,被敌人包围,他英勇地扑向匪徒,与他们肉搏,终因势单力薄而被捕,被押到县城后牺牲于敌人的铡刀下。
    1947年11月,国民党反动派大举进攻我山区根据地。根据区、县委指示,范各庄组织了轰轰烈烈的破路运动。人们用斧头、铁铲等工具,在区长马国良的带领下来到西流水庄,与来自全县的大队人马集合,组成了一支浩大的队伍,从西流水庄出发,将沿途的铁路破坏。人们还烧毁了附近的炮楼,缴获了许多机枪和子弹。
    1948年秋,怀柔县解放了,范各庄开始了新生活。当时地主豪绅都跑光了,区委决定整合土地,范各庄村民在锣鼓声中领到了政府颁发的土地证。
   
 看今朝,一步一层天
   
    土改后,贫农分得了土地和房屋。但不久后,由于各种原因,出现了两极分化现象。
    当时全村有225户,因天灾人祸而出卖房屋、土地的占了全村总户数的9%多。贫农周泽远祖父母年迈,家中无劳力,只好忍痛将分得的8亩地卖掉,后来还是无法维持生活,祖父又开始外出讨饭。一部分贫农再次陷入贫困,少数富裕户却在买房置地,放债雇工。
    1952年,全村42户贫农和下中农,在党的领导下成立了7个互助组。最先成立的是杜宗田的互助组,由王守信、毛九密、杜宗本等3户贫农和1户下中农组成。大家坚持“自愿互利,齐工等价”的原则,精心耕种,适时管理,合理评工、记分,及时清工结账,另外还搞了一些养猪、鸡、羊等副业。年终结算时,收获粮食增加了许多。王守信家以前每年打的粮食不够吃6个月,这年粮食不但自足,还有富余。
    随着互助组的扩大,1953年成立了伙营组。1954年成立了范各庄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爱国社。社员们的积极性特别高,大秋时节,天刚亮,热闹的气氛就充满了整个场院。在一堆堆玉米堆旁,坐满了男女老幼,他们一边剥着玉米,一边谈论着秋后的收成,合计着冬天积肥的事儿。
    初级社几年生产一直搞得不错,以爱国社粮食产量为例,1953年亩产214斤,1954年虽遇大旱,但亩产还是达到了184斤,到1955年就提高到了221斤。副业搞的也不错,还添了一些新式农具。
    社里有公积金和公益金,为有需求的村民提供帮助。社员白莆不小心将手腕挫伤,社里用公益金给他看病,还补给他休息时的工分,白莆感激地说:这真是想都没想到的事,要是早先单干的话,有伤不但要花钱买药,更要紧的是地里的活没人管,合作社真好啊!
    1953年夏天的一个傍晚,社里的一头驴忽然病了,这可急坏了大伙。大伙忙着找来兽医诊治。在牛毛小雨中,共产党员杜荣贵到兽医站取药,此时,小雨已变成了瓢泼大雨。医生劝杜荣贵住下。但杜荣贵想到牲口的病,片刻没停,就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一步一滑地向村子走去。雨打透了他的衣裳,冷风一吹,冻得直打颤,他越发加快了脚步。还没进村,就见社员们站在路边焦急地等他。牲口服药后很快痊愈了。
    1956年,范各庄成立了高级社,全村238户全部入社。高级社改变了分红制度,制定了按劳取酬、多劳多得的原则。1958年10月10日,设在范各庄的东风人民公社诞生了。
    公社成立后,开展了几项大的兴修水利工程。1958年3月,人们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白河渠工程。接着又修了青年水库和另外几座水库。青年水库拦河坝长15丈、宽1丈、高1丈5。之后,人们又用一个月时间修成了长8里多的水渠,使下辛庄至陈各庄的700多亩旱地变成水浇地。兴修水利,使范各庄四分之一的旱地变成了水浇地。
    1958年夏,密云水库兴建。范各庄群众和大批民工一道开赴工地。时值7月,瓢泼大雨不断,大家顶着雨,搬石头运沙土,常常几天几夜不下工地,吃住在工地上。挖渠时没有炸药,大伙就用锄锹击碎山石自制炸药。有了炸药不会装,人们就边实验边学习。贫农王守信第一个报名参加学习,他带着一群人,昼夜战斗在工地上。一次铁锤打伤了他的脸,大伙劝他休息,他没哼一声,仍然坚持劳动,直到工程完工。期间,他常因公事回范各庄,却多次过家门而不入。
    然而,随后,政治运动接踵而至,特别是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严重影响了生产生活,人们的生活水平不但没有提高,反而逐步下降。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范各庄村民才真正走上了富裕路,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根本改善。村民们衷心拥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上一篇: 河 北
下一篇: 二 道 关
 北京市怀柔区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