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政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怀柔政协
通知公告
区政协关于向社会各界征集提案...
区政协关于征集闭会期间委员提...
2018年度预算信息公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政协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办公室...
走进政协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发展历程
委员名录
历届委员
政协知识
领导信箱
推荐要闻
政协常委会视察我区全域旅游工作
区长卢宇国一行到区政协工作调研
政协委员调研我区全域旅游示范...
市政协副主席牛青山、燕瑛带队...
商旅城建委员会委员视察我区生...
区政协社法农村委员会视察我区...
区政协五届二次会议委员提案办...
政策导读
区委书记常卫在政协五届二次全...
区委书记齐静在政协第四届委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在怀柔区“五五”普法总结暨“...
在怀柔区2011年教育工作暨 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系统 > 老照片故事 > 正文
炮火洗礼下的县政府
来源:    作者:扬子哲    日期:2016-08-29    已经被浏览6785次

    我叫扬子哲,1927年出生在前桥梓村,从1946年开始,我便在怀柔县人民政府工作,担任文书工作,负责文件印刷和文件信息的秘密传递等,这一年我19岁,能够参加革命,到县政府工作,还得感谢我的引路人封导政。
    小时候我家很穷,父亲叫扬成林,在我15岁那年就病故了,我过继给二叔扬成荫,二叔在县城一个小铁匠铺里打马掌、钉马掌,日子比我家好过。于是,我来到县城,转入文庙小学读书,后来和同村的宋显达等同学一起考入北京四中,在北京四中上了半年学,由于家里不支持,我只好回来转学到农职中学,由于我学习成绩好,老师都认识我。一天,家里来了位老乡,名字记不得了,来人说:“甭念书了,村小学正缺先生,你回村里教书吧”。就这样,我回到前桥梓小学当起了小学教师。
    那时,还处于日本的统治下。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茶坞、桥梓、北宅等村划归四区,共产党的干部经常到村里召开秘密会议。一次,在后桥梓村一户人家开会,我也参加了。散会后,主持会议的那位年轻干部就私下问:“这个小伙子是谁,哪村的……”当他知道我的底细后,非常高兴。随后,他三天两头来找我,开始谈天说地,后来谈国家形势,还把毛主席的《论持久战》等书送给我看。一来二去,我俩就熟了。这个人就是封导政,四区的区长,那年才25岁。后来,在封区长的推荐下,我到延庆的山里参加了培训,培训结束后,便到县政府工作了。县长叫杨磊之,而这位共产党政权下的第一任怀柔县县长,只比我大五六岁。我的原名叫杨桥泽,杨子哲这个名字是杨磊之给我改的。原来,杨县长嬚我的名字笔划多,叫着拗口。一天,杨县长对我说:“梓泽,你这个名子不好,我看叫子哲吧,名字好听,也好写。”以后,杨县长逢人就叫我杨子哲,名字就是不想改,也得改了。
    1947年解放战争全面暴发,由于战火的洗礼,县政府没有固定的地点,经常转移。岐庄、四渡河、六渡河、沙峪……只要一有情况,机关的20多人,便跟随杨县长转移。这张珍贵的老照片是1947年春天在六渡河村后山照的,快70年了,照片上的人大多不在了,名字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挨着我的叫王振庭,负责收发工作。还有解文彬、尹百泉、焦沛然,解文彬当时是杨磊之的秘书,尹百泉负责总务。
    别看县政府仅有20多人,在战争年代,任务重、压力大,随时随刻都有生命危险。油印、发文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筹粮、征兵、坚壁清野什么都干。一次,我到二区的花木征兵,在我的动员下,由于这个村的民兵队长踊跃参军,一下子全村100多个小伙子都光荣入伍,快一个连了,上午参军,下午就随大部队上了战场。
    杨磊之县长是河北完县人,24岁担任县长,杨县长水平高,没有架子,办事果断。1947年12月县政府转移到沙峪村,这天早上吃完饭,我和焦沛然等几个人在村边溜早,正说着话,村东头就落下了炮弹,国民党暂三军的部队开始向解放区进攻,先头部队已经到八道河岭了。我们赶紧往回跑,动员大家转移。组织干事李庭芳腿脚不好,妇女干事韩瑞玉怀孕8个月,行动不便,从老乡家雇了毛驴,让他俩骑上。我们才到沙峪北沟,国民党飞机就来了,飞机翅膀擦着树梢,一边飞一边投弹扫射。扬磊之找到我:“子哲,北沟有一个山洞,你再找个人,赶紧把募集来的棉衣和物资藏进洞里……”
    于是,我又叫上一个人,赶紧往北沟山洞那边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棉衣和物资藏进了洞里,随后,一路向东追赶队伍。天黑下来了,我俩走进一个村,黑古隆冬的,辨不清方位,也不知道啥村。恰巧,县政府机关的同志都在,不大的一间屋子挤满了人。追兵还在后边,怎么办,讨论了一会,杨县长果断下令:赶紧出发,继续往东走。
    山沟里到处都是碎石,大家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赶路,不知过了几道梁,也不知走了多远的路,天快亮时,一抬头,左右的山头上都有敌人。这时敌人也发现了我们,敌人明显判断出,我们这些人既不是老百姓,也不是正规部队,敌人也不下山,机关枪、迫击炮一个劲地往下打,县政府全体人员眼看就要被包了饺子。杨县长临危不惧,迅速指挥人员往另处一条山沟里跑,毛驴受了惊吓,撒欢地跑,李庭芳、韩瑞玉从驴背上甩出老远,大伙把毛驴逮住,让他们再骑上,就见被落下很远的李庭芳和韩瑞玉不停地摆手。一天一夜,大家水米没打牙,脱险后,我们从老乡家要了点小米,熬了点稀粥,饭后又加紧赶路,过了这一关。
    1948年8月,我由于在战斗中表现出色,调到四区任副区长,区长是王炳坤同志,这一年,我21岁。我记得从我调到四区的第一天,一直到这年10月份,两个多月时间,由于敌情复杂,形势严竣,衣裳鞋袜从未离身,衣裳汗渍斑斑,脏得不成样子,身上长满了虱子。在战火的沫浴下,县政府工作人员,上至县长,下至收发员,生活非常艰苦,一年粗粮,年三十都吃不上一顿饺子,菜就更甭提了,能吃上一口黄豆芽、炖土豆,大伙就美得不得了。
    进入12月份以后,形势在悄悄地发生变化。6日这天大清早,我跟着王炳坤区长,提上手枪,装好子弹从茶坞出发,经前桥梓村一路往东,向县城摸去。桥梓村是无人区,院子里的蒿子比房檐还高。到了台上下村,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响动。“子哲,我看情况不对,咱俩再往县城哪边走走看”。到了南城,整个县城还是静悄悄的,仿佛死了一般。空荡荡的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就这样,我俩从南门进了城,走了好久,才见到一个人,我上前一看,是我在文庙小学念书时的同学,我问他怎回事。他说,昨天夜里国民党县党部的大大小小的官员连夜就跑到北平去了……
    听他一说,我和王炳坤立即赶到伪县衙,进门一看,真是乱得不成样子,散落的文件到处飞,院子里一片狼籍,姨太太的高跟鞋,破烂的杂物扔得到处是。这时王炳坤区长赶紧赶回四区,通报情况。剩下我一个人,就四处找人,开动员会,让群众走出家门,宣传党的政策,迎接怀柔的解放。

 

上一篇: 青春在解放的国土绽放
下一篇: 姑妈的传家宝
 北京市怀柔区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