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政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怀柔政协
通知公告
区政协关于向社会各界征集提案...
区政协关于征集闭会期间委员提...
2018年度预算信息公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政协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办公室...
走进政协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发展历程
委员名录
历届委员
政协知识
领导信箱
推荐要闻
区长卢宇国一行到区政协工作调研
政协委员调研我区全域旅游示范...
市政协副主席牛青山、燕瑛带队...
商旅城建委员会委员视察我区生...
区政协社法农村委员会视察我区...
区政协五届二次会议委员提案办...
区政协副主席王玉山带队督查区...
政策导读
区委书记常卫在政协五届二次全...
区委书记齐静在政协第四届委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在怀柔区“五五”普法总结暨“...
在怀柔区2011年教育工作暨 教...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系统 > 老照片故事 > 正文
青春在解放的国土绽放
来源:    作者:杨子哲口述 宋庚龙 王玉茹整理    日期:2017-03-30    已经被浏览6997次

前排  右一褚久刚、左一朱希斌

二排  中间者冯玉富、右一赵文元、右三何显明、左二马桂香、左三张桂荣

三排  左一钟慧敏、右三扬子哲

四排  右三孙继文、右四夏佩恒

右一:何显明  右二:朱希斌  中间:梁万庆
左一:杨子哲  左二:邢杰
 

     在我的老相册里,珍藏着两张我在怀柔青年团工作时的老照片,一张是1949年11月,怀柔县青年团成立后第一次团代会县区全体团干部合影;一张是1951年我调离怀柔青年团,与战友们离别时的留影。时间一晃,就是68年。1927年我出生在前桥梓村,1945年,我自从参加革命队伍,就在怀柔工作,经历了战争的烽火,担任过怀柔县四区的副区长,县政府的文书,1948年11月,国民党官员逃往北平,我是第一个进入怀柔县城、第一个进入伪县政府大院的共产党的干部。

    怀柔刚解放时,整座县城破破烂烂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垃圾,受国民党多年统治,老百姓对于我党的方针政策还不了解,大量的群众性工作需要开展。从一进城到第二年4月,我担任城关区副区长,怀柔解放这一年我21岁。
    怀柔解放后,我党干部急缺,各项工作都需要人手,特别是肚子里有点墨水的年轻干部。1949年4月,怀柔县青年团成立,由于我曾在北京四中读过初中,后来又在前桥梓小学当过教师,在当时可算得上是“大知识分子”了。县长亲自拍板,把我调到青年团,担任组织部长。
    “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随着家乡的解放,我的心情好,干劲大,加上年轻气壮,一天到晚,不是去学校,就是下农村,那时下乡甭说汽车了,连自行车都没有,全凭两个大脚板,任务来了,拔腿就走。我是青年团组织部长,我的任务就是发现人才、发展团员、壮大共青团队伍。怀柔解放时,县城面积不大,低矮破烂的民房,被三面土城墙裹得严严实实。当年,县城人口才一万多,年轻人又少,发展团员也不容易,既要政治合格,又要才华出众。于是我的目光便瞄准了学校,瞄准了青年学生和各小区的年轻干部。
    怀柔县第一届团委书记是何显明,何显明比我大一岁,但是工作经验丰富,领导能力很强。班子成员除了我以外,还有马桂香、张桂荣、钟慧敏。别看青年团就这几个人,工作担子可重了,宣传党的政策、教育群众、组织生产、扩大队伍,一天到晚,忙得喘不过气。我跟何显明搭班子,也很顺手,何显明文化底子浅,言谈举止粗,我墨水喝得多,办事细致,有啥事一商量就行了。
    由于解放才一年,青年团的办公环境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为了支持青年团的工作,解文彬县长特意把政府东侧的几间小平房划给团委,吃饭就在县政府食堂。那时,我们青年团实行军事化管理,配有枪支,服装是傅作义起义部队提供的。由于没有工资,下村时到老百姓家吃派饭,单位统一发放菜金,一顿饭二毛钱。平时在政府食堂吃,食堂也不收钱,吃完饭一抹嘴走人。
    在怀柔共青团,我虽然工作了短短的一年零两个月,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事业和爱情双赢的一年,对于我人生命远来说,意义非凡,刻骨难忘怀。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15岁那年,父母给我定了一门亲事,新媳妇叫穆秀玲,小脚,比我大两岁,和我是一个村的。那时,我已经接受了新思想,坚决反对包办婚姻,任凭父母怎么说就是不同意。一次说急了,父亲还打了我。后来,我外出求学,婚事就一直撂着。1946年,我参加了革命,担任四区副区长时,穆秀玲还曾骑着毛驴到渤海所找过我,我只能好言相劝,再加上当时敌情紧张,也就断决了关系。
    1949年夏天,一次我到文庙小学做宣传工作,一来宣传党的政策,二来在学生中发现好苗子,准备发展一批团员。会场上,我的话刚讲完,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从人群中“腾”地一声站起来,走上前台发言。这时,我才打量一下这位小姑娘,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红格褂子,脚上穿着一双小红鞋,大眼睛,红脸蛋儿,小姑娘不仅漂亮,而且不怯场,大大方方,嗓音宏亮,说话有条有理。立刻,我被这位穿红格衣裳的小姑娘吸引了,心想,这趟没白来,眼前的这位小姑娘,不正是青年团要发展的对象吗?
    会后,我了解到小姑娘叫李墨如,也是前桥梓村的,他的父亲李振铭,后改名叫李冠元,是解放军四野某师的师政委,原来是将门之后,怪不得与众不同呢?知道李墨如的身份后,越发增强了我发展她入团的信心。一来二去,我和李墨如接触的机会多起来,我俩在一起,谈工作、说学习、话理想、聊家常,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有事没事经常在一起。李墨如比我小7岁,但是,我俩之间,仿佛没有代沟,好象有一种天生注定的情缘,随着来往次数的增多,这种情缘慢慢地转化了,爱的种子在两个年轻人的心里开始萌芽。很快,李墨如就以出色的表现、出众的才华加入了共青团,不久便担任了青年团的副书记。1951年春,我找到县法院张玉增,通过法院判决,退掉了“娃娃亲”,解除了父母包办的婚约。这年,李墨如过了18周岁生日后,我俩高高兴兴地到婚姻登记处领了结婚证,结成了一对革命夫妻。
    这张老照片,我记得是青年团第一次团代会闭幕后,参加会议的团员与县团委干部的全影。前排右一挎着冲锋枪的小伙子叫褚久刚,我在前桥小学教书时,曾教过他,是我的学生,由于师生关系,我们俩关系很好。另一个叫朱希斌,当时他俩都是文庙小学的学生,十四五岁的样子。最后一排是参加县第一届团代会的团员骨干,在这批团员中,后排靠左边和中间的两位姑娘是一对亲姐妹,名字我忘记了。不幸的是,我调离怀柔后,这对亲姐妹因病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在团委工作的一年多,我和赵文元1947年就在一起搞土改,既是老熟人,又是新搭手,关系处得非常好,我离开怀柔后,我和他还一直有联系。
    1951年6月,我接到上级通知,到通州招待所参加培训,集中培训了三个月后,10月份分配到昌平县,任县团委书记。从门头沟调过来一位新同志接替我,这位新来的团委组织部长叫邢杰,这张我们五个人在院子里的合影照片,就是我俩交接班后留下的珍贵纪念,左二穿军装的就是邢杰。
    真是光阴荏苒,岁月不饶人呀。我离开怀柔县团委一晃66年了,看着老照片,望着一个个熟稔的面容,就好象昨天似的。我仔细地数了数,照片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过世了,但是,刚刚解放的怀柔、自由了的土地,在那里曾洒下过我们的鲜血和汗水。缅怀历史,展望未来,欣慰的是,我们的鲜血和汗水,没有白流。今天的怀柔繁荣昌盛,事业发达,人民幸福。有生之年, 我多想踏上家乡的土地,看一看家乡的变化呀。
 
上一篇: 黄代芳创建四海县
下一篇: 炮火洗礼下的县政府
 北京市怀柔区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