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政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怀柔政协
通知公告
区政协关于向社会各界征集提案...
区政协关于征集闭会期间委员提...
2018年度预算信息公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政协北京市怀柔区委员会办公室...
走进政协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发展历程
委员名录
历届委员
政协知识
领导信箱
推荐要闻
教文卫体和文史委员会召开会议...
区政府召开人大代表议案、建议...
政协委员自发组织开展“送温暖...
区政协召开《怀柔百村史话》第...
区领导肖坤、史宗祥到雁栖镇宣...
区政协副主席周东金到龙山街道...
区委常委副区长于海波、区政协...
政策导读
区委书记齐静在政协第四届委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怀...
在怀柔区“五五”普法总结暨“...
在怀柔区2011年教育工作暨 教...
集中精神 扎实工作 全力以赴...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系统 > 百村史话 > 正文
黄 花 城
来源:    作者:李艳婷 孙兵严    日期:2014-03-28    已经被浏览10125次

黄花城与黄花镇

    黄花镇和黄花城是怀柔区西部相距仅2.5公里的两个村子。他们为什么都称“黄花”?两村有什么关系?其形成村落是同时还是前后?“镇”和“城”又有何异?
    据了解,黄花镇成村早于黄花城,黄花镇原是军事重镇,是一个中级指挥部所在地,黄花城则是守卫临近黄花镇一段长城的驻军之所。
    早在公元525年,即北魏时期,就有关于黄花镇情况的记载。《水经注》云:“沽水又南流,出山,过渔阳县故城西,而南合七度水,水出黄颁谷,故称之黄颁水,东南流注于沽水。“(沽水即今白河。)今《北京历史地图集》标示的“黄颁谷”,包括黄花镇周围、怀九河上游及黄花城地区。到了金代,黄颁谷已出现了一个有一定规模的村屯(《北京历史地图集》),就是现在黄花镇的位置。由于它在军事、交通方面的重要意义(北达四海冶,直通塞外,南屏京畿内地),至元代,这个村屯已发展成为人口众多的大村。至此,黄花镇名称确定下来,并驻有黄花镇“千户所”(千户,元明两代军事防卫所之官职,领兵千人),设达鲁噶齐千户一员(达鲁噶齐是元代时监视汉族官员的蒙古人)、弹压一员。这时的黄花镇,既是军事重镇,也是较大的集镇(古来市集大者称“镇”)。
    黄花镇地区,北有凤陀梁与四海交界,自古以来就是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汉族交汇之地,历代征战不休。南北朝时,北方柔然、契丹、库莫奚、突厥等少数民族不断侵扰。作为防御,中原修筑了西起西河的总秦戎(今大同西北),东达渤海(今山海关附近)的三千余里长城,而且还修了一道西起偏关,东经雁门关、平型关、居庸关到怀柔慕田峪与外长城相交(即“北京结”)的内
长城(包括黄花镇段),又曰“重城”。
    到了明代,朱元璋驱逐元兵出长城后,黄花镇设重兵把守,并在北齐长城基础上重修,以防止残元和鞑靼、瓦刺的入侵。特别是明成祖朱棣在北京建都后,在黄花镇西南天寿山修建陵墓,使这一地区成为极紧要的军事防御区。正如《长安客话》所述:“黄花镇正为京师北门,东连山海,西接居庸,其北邻四海冶……乃极为紧要之区。”明景泰四年(1453年),北部诸夷不断进犯(《四镇三关志》),为加强防守,尽快了解敌情,便于指挥,在紧邻头道关、二道关不远的长城下建一座城,即今黄花城位置。设内外守备(明初掌管一城一堡、地位较显赫的官员)各一员。从此,这一带的军事指挥中心,便从黄花镇移驻黄花城内。
    此城距黄花镇5华里,且为黄花镇所辖,便以黄花镇名之,称“黄花镇城”。《四镇三关志》载:“黄花镇城一座,景泰四年建城。”镇城即黄花镇之城,以后逐渐简化,称为黄花城。该城东西长约210米,南北长约240米,设有东门、前门和西门3座门;东门被百姓称为喜门,南门被称为财门,西门被称为鬼门。顾名思义,3座门的俗名与后来城中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据当地老人讲述,东门曾有一匾额,上书“威震藩篱”。可见当时建城之目的之一就是抵御北方少数民族的侵扰。
    此后,黄花镇、黄花城在军事功能上发生了变迁。黄花城最初只是驻军城堡,到明嘉靖三十年,设黄花路营,置参将1员,领中军1员,千把总4员,所辖官兵12600名。两年后改驻渤海所,仍称黄花路(“路”,意为“方面”)。黄花路是个军事建制名称(意为“黄花城方面”),不是地名,所以迁至渤海所后仍称黄花路。而黄花镇,在黄花城建成后,就成为单一的集镇了。
    今天,距黄花镇、黄花城村二村之形成已分别有800多年和500多年。据二村现有人口数(2010年黄花镇1370人,黄花城916人)约可看出,数百年来在地理位置、自然环境影响下,它们发展变迁的轨迹。
   
 蔡凯将军与黄花城长城
   
    黄花城长城段全长12.4公里,其中有空心敌台40座、实心敌台9座、墙台5座。山高墙陡,雄伟壮观。修筑的工艺比较精细,石湖峪以西以石条垒砌,巍峨坚整;以东则下甃石条上砌城砖,美观大方。据《日下旧闻考》载:“黄花镇为京师北门,东则山海,西则居庸,其北邻四海冶,极为紧要之区。”所以此段长城修筑十分精细。关隘设计严紧完备,它有三道关卡,即头道关、二道关、三道关。以二道关为中心,南面西起旺泉峪山顶,经西水峪口、石湖峪口、撞道口、本镇口(头道关)、小长峪口,然后过十八蹬直达断边的第一道大长城。本镇口南设有黄花路千户守御所镇守的“黄花城”,其余各口内也设有守口城堡。第二道长城西端在桃洼楼处与大长城相接,向北经鹞子峪口折而向东,过二道关至镇河台,然后过河向东、向南至东口楼南山与大长城相接,内设二道关城堡、鹞子峪堡等,和大长城形成了完备的防御体系。另外,在二道关北3.5公里处还设有第三道关卡。
    黄花城附近的长城,不但修得精细,而且依山就势,随险峻山峰筑就,故而比起其他处的长城,更显得气势磅礴,威武壮观。
    在黄花城村北的土山上,曾有明代将军蔡凯的坟墓。坟前立有一碑,记载蔡将军修筑黄花城长城之事。据载,蔡将军修这段长城时,凭险而筑,且用精工细料。故此,此段长城修得坚固异常,非同一般。
    蔡凯将军系山东胶州人,将门之后。自幼从戎,身经百战,屡建战功,鞑子兵闻风丧胆。他在同僚中颇受敬重,但因其性格刚正,从而得罪了朝廷中一些权贵奸佞。
    万历七年(1573年)春,朝廷为加强北部边防重修长城。委任年近花甲的蔡凯将军为监修御史,负责黄花城一线工程,并要求一年之内完工。蔡将军明知是那些奸贼有意借机寻隙陷害,仍凭着赤诚之心,抱着早日修好边墙、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夙愿,毅然领旨赴任了。
    到任后,蔡将军不顾年迈体弱,身先士卒,攀山越岭,风餐露宿,勘划出最佳路线,将长城地址选在最高、最陡峭的山脊上,以成易守难攻之势。虽然限期已近,但他仍以“千年之大计,切不可有丝毫草率之理”为由严格监察,并住在山上,事必躬亲,餐风饮露,与士卒同甘共苦。
    后来,朝廷规定的期限到了,别的工段都按时交了工,唯有蔡将军这一段,还差最高最陡处的150丈没修完。这时,那些视蔡凯将军为敌的奸佞终于找到了机会,在万历皇帝面前大进谗言,诬陷蔡将军贪污修城经费,消极抗上,有意拖延。昏庸的万历皇帝不辨是非,一怒之下,下了立诛蔡凯的旨意。
    可怜蔡老将军,忠肝烈胆,刚直一生,未死于鞑靼强虏之手,却亡于奸佞之口。刑前,他悲愤交加,老泪纵横,斥奸贼无道,责皇天不明,指日而誓,山鸣谷应。最后仰天长叹三声,遂引颈受刑。
    不料,刽子手起刀落,蔡凯将军尸身却不倒。血流未尽,从西北方向飘来一朵乌云,眨眼间,雷电交加,大雨滂沱。然而,一旁的士卒和百姓都不肯离去,他们的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了一起。有人愤然高呼:“蔡将军死得冤,连老天都发怒了!落泪了!”闻听此言,蔡将军的尸身才倒下。此事传到朝廷,朝廷又派来钦差调查,才发现蔡将军负责的这段长城为最难修、也是最坚固的一段。再查帐目,笔笔分明,断无贪污之嫌。钦差回京复命,皇帝也追悔莫及。于是,命人在那段长城下的小山向阳处,厚葬蔡将军,并立碑一块,刻下蔡将军冤死之事。同时。在“本镇关(头道关)”长城关口西侧半山腰的一块巨石上,竖刻了两个1.9米见方的“金汤”大字。大字右上方,刻有“万历乙卯春”(1615年)的小字;“金汤”左下侧也刻有小字,只是久经风雨侵蚀,字迹模糊,无从辨认了。
   
古今军事重镇
   
    黄花城村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古代兵家必争之地。1926年的直奉战争、1946年至1948年的解放战争时期,该地皆为反复争夺的战场。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一个连曾在此地的一次反包围战斗中打死打伤日伪军40多人。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某营也曾在此全歼敌人1个团。在这里,至今还流传着解放军战士凭借天险,1人打退数百敌人的传奇故事。
    对于黄花城的险要形胜,古代诗人留下了许多诗篇。明代李梦阳曾作诗3首,称颂黄花城。


   黄花堞
   往年趋北路,今绕泰陵西。
   昼黑垂萝密,山青禁木齐。
   独僧攀杪出,惊鸟趁阴啼。
   寂寞黄花堞,遥临古塞溪。
   至黄花
   黄花城压岑,山合昼多阴。
   坐见五陵雾,来为九月霖。
   泥生剑戟涩,寒重鼓颦沈。
   寂寞松林外,那传孤雁音。
   逢长陵诣黄花
   沙岭群峰会,黄花一径穿。
   临崖防马骇,枯木有蛇悬。
   锁钥关门壮,星辰陵阙连。
   旧驱征战地,得失岂皇天。

平整土地创奇迹
   
    新中国建立初期,黄花城村只有500多口人,村落面积也仅为现在的二分之一。当时,村民们的生活水平很低,吃和穿都很困难。后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村内成立了互助组,进而发展为初级社、高级社,直至成立人民公社。
    公社化时期,黄花城为1个生产大队,分为6个生产队。其中3队人数最多,有200人。1955年秋天,3队要平整一块面积为15亩的荒地,准备种大麦。当时的怀柔县委副书记张国才来黄花城考察,对他们说:“这15亩地要整平?这么大的工程量,春天也整不完,种不上庄稼,会影响生产的。”当时的3队队长李仕财说:“您放心,我们保证春耕之前把这块地拿下来,不会影响明年的耕种。”之后的几个月里,社员们在李仕财、赵文久、李仕方等干部的带领下,艰苦奋斗,天还没亮就在荒地里干上了,一干就是一整天,直至日落月出,没一个人叫苦、喊累。就这样,次年冬季将尽时,这块荒地完全整平。即将春耕时,张国才再次来到黄花城村,面对眼前15亩平展展的良田,他惊呆了:“15亩高低不平的荒地,4个月搞定了,你们的干劲太足了!”
    到1983年生产队解体前,3队栽种了两万多棵板栗树,至今那些树早已成材挂果,为后人留下了不尽财富。
   
建设发展见效益
   
    随着社会的发展,黄花城村也在进步。1961年,黄花城公社正式成立,并设立了供销社。1968年,开始修建黄花城水库,次年竣工。当时,在水库旁建成了一座发电站,功率为每小时7000W,一下子解决了黄花城村民供电问题。1971年,怀(柔)四(海)公路建成通车,有力地促进了黄花城村的进一步发展。
    1975年,李仕财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次年,在李仕财的积极运作下,黄花城村第一个村办企业——“北京怀柔文具厂”诞生。厂里制造的六四牌圆珠笔和12色水彩笔销往北京城区等地,带动了村里70多人就业,村里每个生产队都有人在这里上班挣工分。1976年底,厂里每位员工领到奖金3000元,全村社员每人分红400多元。这在当时可称为巨款了。
    1977年,怀柔地区遇旱灾,黄花城村尤为严重。7月中旬正是庄稼抽穗时节,再没有水,庄稼就会全部枯死。村民们心急如焚,祈盼老天下雨。又过了两天,眼看降雨无望,村支书李仕财经与5个生产队队长协商,决定打开水库闸门,用水库水灌溉庄稼。水库放水3天3夜,才把300多亩地浇透。旱情解除了,庄稼恢复了生机,村民的收成有了保住。
   
 改革开放谱新篇
   
    改革开放使中国迅速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高速路。1983年,黄花城公社解体,黄花城乡成立。作为乡政府所在地的黄花城村,可说是具有了得天独厚的发展条件。
    文具厂搬到村东继续经营,且效益越来越好。村里的各项事业蒸蒸日上,村民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腰包渐渐鼓了起来,部分村民翻盖了住房。有些村民已不再满足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传统农耕生活,年轻人成群结伙走出家乡,去外面的世界寻找新的天地。
    1998年,黄花城乡与黄坎乡合并为九渡河镇,黄花城村为全镇18个行政村之一。那以后,黄花城村的发展更快了,村容村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内街道宽阔整洁,土坯房基本消失,红砖黑瓦的新房随处可见,村民的生活水平逐年提高。
    为调整农村产业结构,促进村经济发展和群众脱贫致富,2000年,黄花城村成为九渡河镇第一个落实退耕还林政策的行政村,500亩山地恢复为林地,生态环境大为改观。解放出来的劳动力着力发展二产、三产。
    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黄花城村的明天一定更美好。

上一篇: 盘 道 沟
下一篇: 河 北
 北京市怀柔区政协